【心理学S02E01】我要成为好人好事代表──助人真的为快乐

961次浏览
【心理学S02E01】我要成为好人好事代表──助人真的为快乐

“即使人的天性是愿意帮忙别人的,但随着社会化越来越多元複杂之后,影响我们助人的因素也越来越多。”

第二季开始,将会从心理学来聊聊人性中的光明与黑暗。本集与大家谈谈最能代表好人的行为──助人与利他。大家是否曾经在路上向陌生人求助过呢?如果找不到目的地,你会坚持继续用Google Maps,还是直接问路人比较快?很多人觉得向人求助很可怕、害怕被拒绝,但其实大多数人的天性,其实会倾向于帮助别人的。

 

拒绝别人也是一种善良?

请大家先想像一个情境:如果在路上有陌生人想请你帮忙,你确定他不是诈骗,你有空、心情没有不好、能力也做得到,但是你当下却不想帮忙,这个时候你会怎幺拒绝他呢?

    很直接的回答我不要,也就是:直接拒绝,不加任何的理由;随便给一个理由拒绝,不管这个理由是真的还是假的。

之前在粉专调查时,1800多个人投票,57%的人选择拒绝时顺便加理由,43%的人直接拒绝不加任何理由;换句话说,有将近六成的人觉得应该要给一个理由,再来拒绝别人。实际上如果有人当面提出要求,我相信给出拒绝理由的比例会再更高。

研究发现,如果要请人家帮忙,当面提出请求比较容易被接受,毕竟直接面对面对方会比较不好拒绝。这样就有意思了,为什幺不想帮忙还要给理由呢?这又不关你的事。难道是因为觉得直接拒绝好像有点过意不去?为什幺人会觉得过意不去呢?其实是因为你觉得好像应该帮忙,但是你又没有意愿,所以会觉得过意不去。不少研究都先让人评估找陌生人帮忙时,对方愿意帮忙的机率有多高;这些研究大多发现相似的结果──我们会低估陌生人愿意帮忙的机率。换句话说,一般人是倾向于帮助别人的。

 

帮忙与接受帮忙

生活中常见的助人行为很多,其中一个就是在大众运输工具上的「让座」。我有个很特别的经验,有次捷运位子坐满了人,此时一位老先生上车,一位坐在博爱座的男学生马上就起身要让座给老先生;不料这位老先生一直推辞、不愿意坐,但学生也不好意思再坐回去,两个人就在僵持在那里。最后,学生走到别的车厢去站,显示「破釜沉舟要让座」的决心;老先生还是一直站着,直到下一站后别的座位有人离开了,他才走到那个位子坐。

我心想,那位男学生在这次经验后,可能会对「让座」产生一些阴影。我也曾听说过有人要让座给孕妇,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怀孕的糗事;这些经验都会让人尴尬,以至于下次出现类似需要帮忙的时刻,就有让人迟疑不敢行动。

 

助人的5个阶段

心理学家提出「助人」的理论,解释产生「助人」的行为时,会依序有5个阶段,每个阶段都有一些因素会让人更愿意或更不愿意帮助他人。

第1个阶段:发现。当然,要帮助别人,必须要先发现有人需要帮忙。随着社会越来越进步,现代人在公共场合、走路时可能在划手机、听音乐、或者是跟朋友讲话,就有可能忽略了需要帮助的人。除非是路上有人围观,或者是发出巨大声响,才容易吸引人注意。刚才分享的捷运让座案例,那位男学生没有装睡,也看到了老先生进车厢,所以理所当然的「发现」了需要帮助的对象,此时就进入第二个阶段。

第2个阶段:「理解」。理解,也就是把所看到的事件定义为:一个「需要旁人帮忙」的事件。比方说,一个老太太独自拿着大包小包缓缓的在过马路,已经快要红灯了,这就是一个需要帮忙的「扶老太太过马路」事件。但有些情况却很难判断,例如:路上一男一女在追逐,追到后来拉拉扯扯,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呢?如果他们在喊着:「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你听我说」跟「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」,就可以理解这是男女朋友在吵架,而不太会出手帮忙;但如果你判断这对男女彼此是陌生人,那出手相助的机会就提高。从这个例子可以知道,状况发生时要先能理解,无法理解的话就会减弱人们出手相助的机会。在真实生活中要「理解」并不容易,而在博爱座让座的例子下,理解这部份就会有些模糊空间。

第3个阶段:「责任」。就算你已经「发现」而且「理解」了,但你该出手的责任有多大呢?或许有人说「能力越大、责任就越大」,但还是有很多因素会影响,像是「围观的人数」。有一个很有名的「责任分散」实验,心理学家发现如果事件周围越多人的话,就越容易造成责任分散,因为大家觉得别人也有责任。换句话说,旁观者越少,自觉的责任就会越大;相反的,旁观者越多,自己的责任就变小的,也就不见得会出手相助了。以博爱座设置的例子来看,因为文化约定俗成说这是需要优先让给需要的人坐的,所以那位学生的责任就变大了。

第4个阶段:「判断」。当你认为有责任后,也得判断该怎幺帮忙。例如有人受伤躺在路边,正在出血,不知道有没有呼吸;如果你不懂急救、不会包扎也不会人工呼吸,旁人已经叫救护车,那你身为路人也就无能为力。回到博爱座让座的例子,如果学生前面对于状况的理解是需要帮忙,这边的判断就相对容易,就是起来让座。

第5个阶段:「开始行动」。虽然都已经判断自己有能力帮忙了,还是有可能会受到「围观抑制效应」影响。也就是:做了助人行为后旁人的观感。例如以前我看过的一个短片,请小女孩独自可怜地蹲在路边,看路过的人有谁会停下来帮忙。实验后发现,会停下来帮忙的大部分都是女性;他们访问一位没有出手的男性为什幺不去帮忙,他说:「我有注意到他似乎需要帮忙,但因为我是独自一个男性,这样去向女童搭话,别人会怎幺想?」正是因为旁边有很多人,他担心是否会引起其他人的异样眼光,或者是让自己觉得尴尬。

在男学生让座的例子中,行为本身不至于有围观抑制效应,但如果他经历过例子中的尴尬情况呢?这可能就会变成一次的尴尬回忆,下次遇到类似情况时,就有可能会担心发生同样的情况,而有迟疑或不行动。

从这五个阶段来看,人的行为相当地複杂,光「帮忙」就可以拆解成5个阶段跟好几个影响因素。所以,即使人的天性是愿意帮忙别人的,但随着社会化越来越多元複杂之后,影响我们助人的因素也越来越多。

 

那为什幺要帮助人?有什幺好处?

助人除了是天性使然以外,也会让人比较快乐、有幸福感。有一个研究找来一群大学生,请他们记录每天的幸福感,以及当天是否有帮助别人的行为。最后发现如果他做很多帮助别人的小事,那一天会明显地比较快乐。

为什幺帮助别人会快乐呢?其实人是因为人很会比较,我们容易不自觉跟自己生活周遭的人比较、跟自己的目标人物、也就是向上做比较,却很少会向下比较,去注意到社会的弱势、那些过得比自己还差一点的人们。也因为这种特性,我们常常在比较中受挫折,就不容易快乐。但当帮助他人时,注意力就会变得更广一点,会发现他人的困难或者是痛苦;反观自己的情况其实比他好一些,就会有种庆幸自己过得还不错的感觉。

另一种说法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原因,就是对自我知觉的影响。当做一件好事时,就会把自己看成是一个乐于助人、有同情心的人,这样的观点就能让你觉得自己是有自信、乐观、有用、可以帮助别人的人,也因此获得了「控制感」,觉得自己可能是更有天赋的人;此时也会提高自我效能。简单讲,就是帮助人,也顺便觉得自己好棒。

 

无条件助人好吗?

助人行为整体来讲是件好事,但还是需要提醒大家,必须要是自动自发地帮助别人,才会让幸福感有所提升。如果说是被迫帮助他人,幸福感就不太会提昇。所以,当家长或是老师指定学生、孩子去帮助谁,然后说「助人为快乐之本」,其实要注意他自身的意愿,如果自身是没意愿甚至是反抗的,强制他去做可能会有反效果哦。

另外,做好事也必须要注意对方是否愿意接受你的帮助,以及你是否确实知道对方需要什幺帮忙,也就是五阶段中的「理解」跟「判断」。例如,有一些人会觉得接受帮助是件不舒服的事,会觉得自己好像是弱势、受了别人的恩惠,所以不想被帮助(像被让博爱座的老先生)。另外一种情况是,你可能好心要帮忙,但其实帮不上忙,甚至有可能会搞砸。例如,看到一位坐轮椅、行动不方便的人要上下阶梯,很多人会想要去扶他或是帮忙移动,但如果不清楚他的情况或是不知道怎幺帮忙,反而会让状况更糟。

这一集谈了助人的行为、原因以及五个阶段,下週将由戴伸峰和大家聊聊,为什幺有些人会刻意陷人于不义、甚至做出犯罪行为?下週五早上6点,在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频道上见。

除了替镜文化粉丝专页按讚之外,我们还创了一个「镜文化podcast社群」,欢迎大家加入一起讨论播客!

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

相关推荐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