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心理学S01E10】无差别杀人与性侵犯犯罪心理学教我们面对

738次浏览
【心理学S01E10】无差别杀人与性侵犯犯罪心理学教我们面对

近几年台湾社会发生许多重大案件,性侵害、无差别杀人、连续酒驾,一夕之间大家变得人心惶惶。这些让社会大众气噗噗的事件,可以透过心理学来解释吗?今天延续上集,邀请到戴伸峰老师跟我们从心理学聊聊犯罪这件事。如果你还没听过上集的话,请你一定要去听听,因为上集聊了许多台湾本土的重大杀人与酒驾案件、并讨论罪与罚的意义。本週将讨论性侵和无差别伤人,加害者为何会犯下这些罪?有办法治疗这样的加害者,或普通人可以防治自保吗?

性侵案发生时,大众检讨被害者的「强暴迷思」

许多人听到有性侵案发生,都希望能找出确切原因,好比探讨受害者的穿着、案发时的行经环境,或从加害者与被害者的关係来讨论,衍伸出许多奇特的猜测。这当中许多不恰当的推论,很大一部分是受东方文化影响,因大众普遍对性事不开放、也缺乏讨论的空间,久而久之对性就会产生迷思。

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,当迷思遇上性侵事件时,就会出现所谓的「强暴迷思」,而这会带来两种对应的行为结果:

第一是责备被害者。为什幺要这幺做呢?当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被害者时,为了安抚内心的恐惧,人们会试图找出自己与被害者「不一样」的地方;比如只要我们不去那些地方、不穿特定的衣服、不要怎幺怎幺样,是不是就能避免成为受害者?这种「不去...就不会...」的想法能适度让我们得到安全感。

第二是认为受害者应该有选择权,明明是一对一的情境,受害者应选择跑掉,为什幺没有呢?没有身处在当下的旁观者,都会产生一种「一个巴掌拍不响」的迷思,设想如果受害者没有半推半就、加害者应该就不会成功。大多数的人都以正常性关係的状态,来推论性侵情境的状态,因此把责任再次归咎于受害者身上。

迷思的背后必须要正视的是:在当下受害者确实是处在十分不利的地位,因此不论被害者的行为如何,绝对不能够反过来成为责备被害者的藉口。反过来说,加害者才是所有被害的成因,因为没有加害者,哪来的被害者呢?

性侵加害者的心理有问题吗?能否治好不再犯?

发生性侵案件时,大众对加害者的态度,除了希望他们能够被隔离或矫正,有些人更提出以极端贺尔蒙疗法来阻止其性冲动。但这些方法真的有效吗?要回答这个问题,就必须从更广泛的面向:人格特质、心理状态与成长背景讨论。

节目中戴伸峰老师提到,他去年有机会到监狱访谈性侵犯,同行伙伴中有位女记者,她虽已穿着西装、尽可能地打扮中性,还是能察觉受刑人对女记者露出轻浮、令人不舒服的眼神与态度;当与受刑人进一步相处时,戴老师更能明显感受到这些人心理状态的不健全。

在许多家暴或性侵团体中听到的发言,能间接观察出罪犯走上这条路的原因,大多来自于他们的成长背景,如长辈传达的不尊重态度与价值观,好比面对新住民配偶时,父亲会毫不修饰地告诉儿子:「你妈就是我花钱买回来生你的啦!」在性别印象上,台湾社会又会有偏颇的男性一定要如何、女性就是要怎样的价值观。

这种心理与态度可能影响了加害者一辈子,从现今台湾监狱的再犯类型来看,性侵类是前几高的犯罪行为,这些人往往认为自己这辈子就是如此,导致他们想改变或面对的动机并不高。性侵累犯就大众而言,当然是担心自己是否也可能成为受害者。美国的梅根法案就是其中一个沉痛的案例;当时在梅根所居住的社区中,有位假释的儿童性侵累犯,因为罪犯隐私的关係,社区居民并不知道该犯的身份,小女孩梅根因此遇害,该起事件也引起美国后续许多关于人权隐私与安全的讨论。

对身处在台湾的我们来说,如果今天这些犯罪人的资料公开了,你会同意让他们回到你住的社区吗?大部分的人都不愿意。在台湾尚未有类似梅根法案的规範,目前台湾的做法多是由法官评断是否需要电子脚镣追蹤,并请犯罪人自主定期至警察局报到。

梦游状态下的性侵被判无罪?为什幺?

国外曾有一性侵案例,有名加害者是在梦游的状态下犯行,此案当初被法官判定无罪。从犯罪学的角度来看,究竟什幺样的条件下应该要减刑?或是什幺才是判定有罪或无罪的关键呢?

这问题必须要回到法律上的规範讨论,在台湾我们的刑法是以「心神丧失精神耗弱」八字来协助判断心理疾患的犯罪。正因如此,当面对各式各样的心理疾患判案时,台湾的法官会倾向採信专业者,如临床心理师与精神科医师的鉴定,採用的比例大概是97%。换句话说,精神科医师与专业心理师的评断,在法庭上具有相当的可信度。

然而,许多人甚至分不清「精神病」与「神经病」;因此当类似案件发生时,常会听到的质疑声浪如:犯罪者是不是在装病啦,或是根本就在脱罪的舆论出现。从心理专业者的临床经验来看,要装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这再再反映大众与专业圈之间,必须要更频繁地对话;在法律上也应有更明确的定义,来阐释这些多样化的心理疾患状态,非仅用「心神丧失精神耗弱」八个字概括罪犯与其犯行的複杂性。

无差别伤人案中的加害人,有特定的样貌吗?

这几年台湾频传的随机伤人或无差别杀人案,最经典的就是郑捷的案例,不由得让我们去思考这社会怎幺了?加害者是怎幺犯下这些案件的呢?

「无差别」一词是从日文借用来的,但去查日本法条,其实没有这个词,更多时候是媒体用语。「无差别」这几个字应用在最经典的案例,是2008年的秋叶原无差别杀人事件,加害者租一台三吨半卡车,冲进人来人往的步行街区,接着拿出蓝波刀开始砍人;值得注意的是,起初车子冲进去并没有挑人,后来经过警方调查,加害者开车撞人最大的理由并不是要造成伤亡,而是要製造交通事故、使路人聚集,趁路人低头救人时便开始砍杀。该起事件也间接摧毁了人与人间的互信及行善的动机。

从研究来说,「无差别」的定义是:犯案当下加害者与被害者是不认识的陌生人,又称为「陌生者间的重大犯罪」;相较于传统我们认为的杀人,来自于情杀、仇杀、财杀有明确的动机杀人,无差别不是建立在加害者与被害者的直接关係上。

可是对这些加害者而言,他们犯案真的是无动机的吗?近期欧美的犯罪学研究中,归纳出一种犯案可能原因是来自弱者逃避动机,用以逃避自己是弱者。通常透过以下两种行为,来试图彰显自己并非弱者:

    弱到连拿刀勇气都没有,就以药物滥用(俗称的「吸毒」)、喝酒来应对。不敢杀自己,那就以毁灭别人来彰显自己,让法律制裁帮助我自杀。

在郑捷与日本秋叶原的案例中,都是比较偏向后者的心态。因为其实秋叶原案件中,加害者驾车过程每当遇到红灯,都会到社群平台更新自己的动态,像是发布预告:「我再五分钟就到了」、「有没有人要阻挡?会有大惨事发生」等;从某层面来看,加害者是希望被人发现与阻止,然而遗憾的是并没有人出声阻止、关切。

这些陌生者间的重大犯罪事件,反映出我们的社会是否能容许那些与我们不一样的人存在?我们期望每个人都奉公守法、形象善良,但鲜少去关心或看见那些「不同」的人。

这两週很开心邀请戴伸峰老师来聊「心理学好好玩」,当我们面对与大家不一样的人时,该用什幺态度对待?我们每一小步的应对,都可能像蝴蝶效应那样带来巨大差异的后果。

这两集的犯罪心理学主题就先到一段落。同时我们也和听众朋友们一起完成十週的心理学好好玩系列。从要怎样才能快乐、金钱心理学、迷信的秘密,也聊了睡眠与梦游杀人,再谈及教养、拖延及意志力,挖掘许多心理学在生活中的展现。当然心理学不只有这十种主题,还有更多元、更有趣的主题在等着我们,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有心理学的存在。

如果你也对这些听起来很不可思议的人类行为感兴趣,欢迎追蹤「哇赛心理学」。当然也别错过我们下一季的「心理学好好玩」,上线时间会再公布于镜文化粉丝专页。到时候在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频道再见啰!

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

相关推荐


上一篇: 下一篇: